到了南天门了,这场比赛,或许必定是赢了。远处,渐渐下降的夕阳,忽然一下,充满了整片西方,发出庆祝胜利的耀眼的红光……
“从红门啊——”
望着把脖子扭断也看不见的山顶,有些后悔来爬泰山。大约九时许,还未高挂的太阳,却发出着无限的热量。路旁溪边的高树上的蝉静悄悄的,估摸也是被阳光晒个半死,仿佛从未存在过一样。
“那肯定的啊!”身旁熟练地伙伴道,“爬山嘛,当然要从山脚爬起咯!山高是高,但是努力一下总能达到的。要不,你看看这烈日,咱们和他比比吧!看看是咱们先上山还是太阳先下山!”一只手撑着登山杖,另一只手握成拳头,她笑着望着我。
于是,便开始那胜率别一般低的比赛。
开始的四个小时还算是顺利,太阳高照,运动的却不似那么的快。在半山腰处,吃了午饭,抬头望望太阳,正努力爬着,心中一震,便抓紧向前走去。
而过了此处,路途便艰难了许多。台阶越发的陡,体力渐渐不支,抬头望望渐渐追赶上来的太阳,却实在是没了力气,没过几分钟,便要在路旁休息一下。努力向前爬去,太阳却终究超过了我们,默默叹了口。还有大约四个小时吧,想了想比赛的事,渐渐抬起僵硬酸痛的腿,向前迈去。
几乎可以看见南天门了,而这之下,却有如悬崖般的一条路,伫立在峡谷中。望望表,下午四时,太阳或许就快要下山了。
越发的着急,便越发的热。抬头望望,太阳正全速冲去,也同时散发着大量的热。嘲笑我们一般似的,头也不回地走了。
脚步酸痛,腿重如千斤之石,一步一步,越行越缓。
不行的啊!明明约定好了要比赛的啊!一定要去赢的啊!
路旁小河汩汩声,远处落石声,山边风声,声声入耳,如同鼓掌,激励着我,便加快脚步,欲赢得这场比赛。蝉声忽起,身后凉风,寒意满身,便是一颤。太阳便定是要下山了。本着那获取胜利的决心,向上冲去!
步入了南天门,猛回头,冲见朋友正冲我笑。顺着他的手向天空望去,夕阳,还在,正缓缓下落。突然,万缕金光,洒向大地,为我庆祝胜利似的。于是,便终于地赢了。原来,“比”,会有想不到的成功呢!
于是,那之后,什么事,也便必要去试一试,抱着“比”的心态去试一试,或必会有属于自己的胜利于重点等待。

富婆饿饿饭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