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言惑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既能骗得过群众——不知传流言者是何等高人——还是说,流言本身就起于智者?
正是因为智者在群众中有着特有的公信力,他们成为流言之始便变得十分容易。还记得年初新闻中误传“双黄连对新冠病毒起预防作用”吗?全国为之震动,药店、网店,乃至兽医药店的双黄连,都被极度恐慌中的民众一抢而光。结果呢?几个小时后,又逐渐传来“辟谣”的消息。激动,又是失落,再到反思。媒体本是百姓最信任的智者角色,在此却成为了散播流言的带恶人。流言非但没有“止”,反而由此而“始”。
若说这只是误传,那若是“智者”有意的散播流言便更加致命。“智者”掌握了相关专业的很高的知识,如果存在歪念,所缔造出的流言更不容易被百姓识破。回形针是专业制作科普视频的团队,在网络上有不小的名气,被网民信服。但当他们为利益所驱使,也难免说出有失公允的话。失去了“智者”应有的道德与公正的态度,利用自己的名气,自己获利,他们便成了下下等。
将“止流言”一件事,分配到可能受到利益驱使的公共知识分子的身上,实在是不保险。
好家伙,原本“流言止于智者”一句,已经快成为“流言始于智者”了。智者既然已经变得不可信,那么广大人民群众又应如何面对凶神恶煞潮水般铺天盖地的流言?我们不应指望由所谓智者终止流言的散播,而更应该自己成为“智者”,在遇到流言时以智取胜,甄别真实性,获取有意义的信息。找到新闻出处,判断来源可信性,梳理推理逻辑,自己得到自己的结论——遇到不清楚的知识也可以查阅可信的资料——永远坚信,自己不比记者差,在充足的知识储备下,我们可以推出真正真实准确的结论。
我们不应指望“流言止于智者”。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轻信于“智者”,独立思考才是最佳选项。永远相信,光明终将把黑暗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