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身行之”,必要选取可以终身做到的一项来。那,众所周知,人需要睡觉,不只是人,大部分生物都需要睡觉。人一生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花在睡觉上的,如果效仿了那些需要冬眠的动物,那就更长了。
故,我认为,人类需要把最重要的精力都放在睡觉上。
从生理上来讲,睡觉就是一个人一天最主要的休息的时间段,也是分割两天的时间节点。一天过得累不累,每天过得开不开心,还是要看睡得好不好。别管一天还剩下多少事,心中有多少烦恼,解带宽衣,往床上一躺,两眼一闭,脑袋放空——眼睛一睁一闭,到了第二天,前日的焦头烂额便一消而散。我们不再会被前日所困扰,也不再对前日负责。
睡觉若只是指生理上的睡眠,实在是肤浅。
与朋友交,更要懂得“睡”的含义。有风险的事情,绝对不要去做;麻烦不讨好的事,也一概不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凡事都需要秉持能避则避、养精蓄锐的准则。这,才是处事应有的“睡”精神。
无时不刻的做到韬光养晦只是为人处世上的要点,想要在世上混得好,还有更加重要的“睡”。睡眠中,噪音越发刺耳,越有他人惊醒,便越要睡得自然,睡得深沉。不要去响应那些所谓觉醒者们的呼喊,随他们去吧!或者,也可以伸伸手、晃晃脚,随心试试能不能无意地绊倒几个。尖锐的刺耳声,夹杂着粗犷的呐喊,震耳欲聋。即使是醒了,也应该装睡。“装睡”,是一个人一生最应该学会的本领;试着去适应,才是利人利己的最佳选项。晚清洋务派发起的洋务运动沸沸扬扬、浩浩荡荡。他们抬起头,挺起胸,他们在列强的突击中奋力抵抗。他们是清朝的统治阶级,有着绝对的权利与力量,最终却还是敌不过小小日本国海军的舰队,在甲午海战的战败中正式宣告洋务运动的破落。封建统治阶级都做不到,无产阶级又何做得到?无论是多大的噪声,不要睁眼,不要抬头——醒了就装睡吧——再尽力,于已经习惯的噪音中再次安眠。睡,才是为人处世之本;睡,才应终身行之。
得,就到这吧,该睡了。
毕竟,
眼睛一闭一睁,一天过去了;眼睛一闭不睁,这辈子就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