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金

时间宛如淘金的溪水,反复冲刷在粗糙平庸的砂砾上,洗去不堪,留下精华。一件古老的事物,时过境迁,经过时间的洗涤与沉淀,变得更加辉煌。当街头艺术登上大雅之堂,当百年前的预言一次又一次的被证实……无需感叹,因为,世间万物,历久弥新。

时间筛选过去的精华。剥离繁杂的世俗,事物原本的模样清晰地展现在后来之人的眼眸中,留下清澈的星空、鲜活的向日葵——梵高将他的毕生精力奉献在油画上,将生命与艺术相连。但他平凡的出身,疯癫的个性,不为世俗接受,一生只卖出去一幅画。他癫狂,他割耳,他朝自己开了一枪,他的生命静止。直到他的生命静止,才又有吊桥上的车水马龙、水车滚滚,与金黄随风摇曳的自由的麦田。鲜艳、明烈的色彩自他的画笔之下汩汩流淌,蜿蜒成奔流不息的灵魂之泉。世俗不再埋没精品,是金子总会发光——时间的冲刷下,污秽殆尽,精华永存。

时间长河那些平庸的埃土,愈发衬托出沉淀砂金的耀眼,赋予世间万物新的价值。有言:人类从历史中获得的唯一教训,就是从不吸取任何教训——这使不为关注的预言性事物或是文字在蕴藏百千年后,跳脱自枯燥干涸的历史,于当代具有更加深刻的现实意义。《1984》本是写于1948年的作品,奥威尔表达自己对极权统治的厌恶,以之警示世人。哪知即便如此,人类依旧在重蹈覆辙,忽视一语成谶的预言。正是作品出版的第二年,在欧亚大陆的另一边,中国国民党退守台湾后,对全台实施戒严,实行高压统治。国家公权力在长期戒严中遭到滥用,人民的基本权利完全失去保障。社会中弥漫着白色恐怖的氛围,监视、检举、暴力,与《1984》如出一辙。人们一再惊叹时代进程被过去的作家所预测,感到不寒而栗。这本书也正因后世的反复践踏而变得更加意义非凡。是时间给予事物新的价值。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人总是不能清晰的看见当下的兴衰。而快节奏的时代也在淡化时间的力量,劣质金属鱼目混珠,吸引凡俗的目光。但缺少真正的珍贵,终将在时间的力量中露出马脚,岂能跟真正的砂金相比。殊不知,汤汤清水冲刷过后,才会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