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很热。刚下车,热浪袭来。七月,高温笼罩着大地。
也终于是到了八达岭长城了。四周林荫环绕,蝉高声鸣叫。安逸的场景配上野虫野鸟的节奏,如此祥和安宁。绿,漫天的绿。到了山脚下,绿树绿草充满了天。绿色中忽的窜出了几只白鸽,在空中翱翔。
远远地便已望见山头的长城,耸立在林木中。
像千年前的士兵,怀着激动而又敬重的心情,我一步一步踏在石阶上,一级一级走,步伐很慢,却还是有些吃力——台阶很陡。听说,这一块块砖是用米粥粘接起来的,在十几个世纪前,由那些民工用手一块一块堆砌粘接起来的。
长城的墙是凹凸状的,幻想着我也曾是这里的火枪手,模仿着,单膝跪地,向长城外望去。灌木丛,又是接天的绿,墨绿的灌如毛毡,厚厚的铺盖在华北大地的一处高起上。
继续向前走,也终于到了一个烽火台,一个制高点,向后望,便是全然与刚刚不同的情景——在毛毡上,有一条银色闪烁发光的丝带,如一条蟒蛇,若正在爬行。其墙似犬牙差互,斗折蛇行,明灭可见……望着,发现与其说是蟒蛇,或许更加像一只巨龙。龙头消逝在远处的云端,腹下,几颗高树如巨爪,远端,又是若隐若现的山脚下的龙尾。
想想这长城的历史吧,古代君王不惜人民,为了保卫国家城池造就这巨龙。建造长城的百姓,被强征,不知伤亡多少人。听过孟姜女哭长城,知道长城下压着成千上万的百姓。也听说过许许多多的民间对君王这种强求的伤心与愤怒。
再向下望望,波澜起伏的丘陵上,或是古战场。北方游牧民族进犯中原,中原人民为保卫国家,在此交战。或是中原人民,或是游牧民族,无论谁,都是为着自己国家的光明。战争无论是谁的对与错,战士们都为了他们的国家,为了他们国家的未来。而那些战死沙场的勇士们,或许不论是谁,都会在最终倒下前,或倒下后,再次望望自己的故土,凝视那自己最爱的土地。
思索着,感谢这银龙所带来的中原的安宁。
感恩着,那古时英勇的建造者与守护者。
向前走着,不知何时,望到人满为患的一处,远观,是那块“不到长城非好汉”,记下,便匆匆离去。思索着毛泽东在当年是抱着如何的心情写下这样一句词。
回头望望,那头银白的巨龙,犹在山间舞动。
我不清楚他的情感,但是,至此,这万里长城,使我心生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