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高铁飞驰得太快,呼啸北风迟迟未到,唯有清风拂面。南京,终是到了。

不同于漫山遍野火红金黄树叶飘落纷飞的北国,同一时刻,南京不过七月流火。弯曲的梧桐树仍在路旁茂密挺立,遮过一抹烈日耀光。淡黄的树冠中以些微青翠点缀,在徐徐微风中悄悄战栗。

南京博物院中有一条民国街。古朴淡雅的风格使我想即刻思绪随之漂泊,穿越时空,到达那个年代。然而,不真切,平凡的巷道唤不出我内心的感触。

秋,我终在总统府中察觉到,时间随之上溯。前朝旧都,不过成为了一个出色的4A级旅游景点。幽静的庭院,精巧的设计与坚固的建筑无不诉说着这里曾经是全国政治中心的现实。曲径通幽,庭院相连,绿草碧水相接,水光连天……却见办公楼的时间停格在49年的4月23日,桌面上没有文件,物品按照旧时陈列……

那时,解放军进入总统府后,立即将青天白日旗从门楼上扯下,那面旗也被战士烧掉,并没有被保存下来。一个旧的政权覆灭,一个新的时代到来。时间的滚滚长河正在源源不断扑面而来。

清末,农民起义领导建立了太平天国。定都南京,改名天京。总统府原址,还曾是天国的天王府。我的身子哆嗦了一下,太平天国政权持续的时间,不过几年。

由此上溯至公元九世纪,南京还曾是南唐的都城。南唐后主在最后仍念旧国,思寄旧都,“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仍心寄故国,心绪复杂、愁上加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我似乎因冷气而战栗。冰冷的寒潮或抵达了南京,寒风如刀,剐着我已无表情的面庞。肌肉自发地收缩,使我不自觉地在风中颤抖,心茫茫。坠落时如蝴蝶纷飞,银杏金黄;法桐叶仍青,落地有微声。覆满石阶,像是给地面蒙上一层厚厚的地毯。再看总统府的青砖绿瓦,仿佛陈旧了许多,又埋没在枯叶中。在秋风萧瑟的季节里,虚无的历史仿佛又与我连接了起来。

我在微微寒意之中实实在在地看到了政权更迭的南京的缥缈。秋风止,万物仿佛静了下来——金色的叶还缓缓落下,无尽长江却仍然在波涛汹涌。

踩在这层由枯叶一片片铺成的地毯上,仿佛可以闻见清清叶片香。但倏倏的声响还是告诉我,这是枯叶了,只能让后人去几年,去缅怀。而枯叶,终将堙没在往后的青植中。看着想着,又有狂风吹过,清净的世界仿佛又喧闹了起来。一动不动的石棺,与漫天飞舞的蝴蝶;灰色的建筑,与金色的叶。

步出总统府,感受到了南方独有仲秋的清冷的寒意。干燥的北风徐来,甚是苦涩。

却看,

风起叶飘,梧桐和银杏金光飘舞惊艳了整座南京城,六朝古都又变回了古色古香的金陵城。满城尽带黄金甲,金陵秋色醉人心。茜色天空照耀着空中飞荡的故去的叶片,在风中飘摆不定。

南京,前朝旧都,我不过刚刚才至,我不过方才感受到故都南京的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