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出这个题目的,想必是刚刚讲的《赤壁赋》吧。一世英雄,曹孟德,多么胸怀壮志的人啊,却败于周郎手下。永恒的永恒,变成了沧海中的一瞬,埋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在我们看来,一成不变的山川就是永恒。其实,悲观些看,赤壁赋里的匆匆无尽流水、明月一日复一日的盈亏,又何不是一种永恒?人类好渺小,好渺小——

时间的流逝,短暂与漫长,让我想到生物课堂刚刚讲过的“酶的催化”——在生物酶的催化作用和适宜的温度下,化学反应的速率是使用其他无机催化剂的成百上千倍。

如果我们所生活在的这些无机环境实际上是有生命的呢?何不能幻想一下,或者说大胆猜测一下,世间万物都存在着生命。我们把那些只有微微变化的事物当做永恒?对吗?如果他们也存在生命,他们也终将改变——或许我们衰老,死去,有一天,山川也衰老,死去……

这让我想起了某一年某城区的初三模拟题(后来查了下是2019西城一模的阅读),几尊巨大的诡异的人形雕像被发现耸立在沙漠中,探险队员从雕像脚上取下一块样本回去研究。又过了几年再去调查时,发现雕像换了动作,做出了防御的姿势。这是生命!但做出这样的反应花费了整整几年。这是另一个文明!他们的时间比我们慢了许许多多倍!我们会去羡慕他们生命的长久,不过,在他们的意识中,也不会觉得自己经历了多长时间,而或许还会去向往更无尽的永恒……

而你可能说而这不过是幻想。岩石山川或许会崩碎坍塌,但地球、月球和太阳,就是永恒啊——

明月与烈日是永恒的吗?不是!近乎无限过后,很多很多年后,她终将消逝。

它们相守了100多亿年,却从未如此近距离地注视彼此。这是第一次,却也是最后一次。而月球碎片将继续落向地球,直至二者合二为一(因为月球是固态的)。本已渐行渐远的月球就这样在生死关头不顾一切地回到地球的怀抱,然而这还不是结局,太阳的膨胀仍在继续,直到抵达火星轨道附近。垂垂老矣的太阳,将它的外层物质抛向太空形成壮观的行星状星云。宛如最后一片绚烂的烟火。而怀抱着月球碎片的地球,也早已被膨胀的太阳吞噬消逝在炽热的烈焰中。

这抄自学校天文社在中秋赏月时讲的地月故事,很美!很凄惨!很感人!(后来发现这是从网上抄的……)

如果你说,物质是一成不变的,那我说,他可以发生化学反应;如果你接着说,元素是不变的,那我还会说,他可以发生核反应……万物皆可分,所以万物皆可变,也就没有永恒可言了。

这样看来,山川不是永恒的,日月不是永恒的,河流也不是永恒的。世界上没有永恒存在。对于每个人来说,看清脚下的每一步就是了。

所以,既然不存在永恒,又何去羡慕永恒?